PCR扩增曲线不起峰,是因为采样员是货车司机?

极昼工作室(media-fox) 2022-06-21

图源 摄图网


常态化核酸检测后,上海迅速落地上万个便民检测点。在松江区新桥镇,第三方检测公司〞上海捷诺医学检验实验室”负责镇上近30个站点的管理。

5月开始,他们向社会招募核酸采样员与扫码辅助人员,这也成为新桥镇上的新兼职。

一位曾在岗亭工作的女士说,她的同事们来处各异:保洁、物业、失业者,或者是公司倒闭的前老板...

与外卖员、小时工比起来,这份兼职环境干净、相对轻松,最重要的是,它给人意义感:你在为抗疫做贡献。

但他们很快发现,崭新的职业背后,是未被建立的规则 :他们签署的是兼职协议,甲方是另一家人力资源公司,样本中转站负责转运的又是另一家公司。

兼职的扫码员说,他们没有进行过任何上岗培训,需要刷短视频平台自学穿脱防护服。物资的配备也总是出错,需要各个站点内部调换。就连承诺的薪水和福利也一再变动。




 | 殷盛琳

编辑 | 王一然



兼职采样员李小贝

问题太多被踢出群


采样员绝对算是新桥镇上的新兼职,或者说,是加引号的“临时工”。
就我知道的采样员里面,有自己创业,公司倒闭的;有自己拉物流货车开不出去,跨不了省的;有本职工作不怎么忙,上一天歇一天抽空做采样的。还有保洁、家政、物业,从90后到40多岁的都有。很多物业做这个兼职,他住在B小区,工作在A小区,疫情期间A小区封控,他上不了班,就先干着采样。现在小区解封了,他们就不再兼职,返工了。

我是属于利用碎片时间的那一类。最开始,我报名做社区志愿者,当时小区封控,做志愿者是出来的唯一机会。

新桥这边培训的志愿者大概接近700人,分了五批进行的。我们当时在镇里的卫生院培训,然后经过理论和实践考核,拿到培训证书和采样工作证,被分配到居委下面小区做采样。现在做兼职采样,在检测点上岗的,都是之前拿到证书的人。

后来,我在公众号上看到了常态化核酸采样员的招募,就加了上面的联系方式,是上海捷诺的微信号。所有人被拉到一个微信群,群里发了一个表格,我们就根据站点去报名。每个片区有一个主管,新桥这边的站点大概有30个。常态化核酸不再由居委会管理,而是承包给了第三方检测公司。

我被分到了新桥的一个站点做采样员,然后发现很多细节和之前约定的不一样:刚开始招我们的时候,说是400块钱一天,外加30块饭补,但5月28号,他们调了一次薪,一小时40块,每天8小时,一共320块,饭补也没有了。还有发薪水的时间,一开始说5号发,后来主管在群里说10号发,等到签协议,又变成了15号。最重要的是,签协议的甲方不是捷诺,是另一家人力资源公司。

在检测点,我们早上8点半到岗,先消杀一下现场,清点物资,然后穿上防护服等着有人来做核酸。平均每个站点一天测800管左右。我们一般会提前喝口水,上午三个半小时工作时间内就不脱防护服了,下午也一样。

对外公布下午4点半结束检测,但我们需要提前15分钟把样本送到中转站,实际上结束时间是4点15分,这导致了和居民的矛盾。

有老大爷直接骂采样员是废物,明明是4点半结束,为什么不采到点儿就(提前)结束?但我们不是黄蓉,不会武功,不可能4点半结束后立刻凌波微步把样本送到中转站,还需要时间脱防护服、给自己做检测、清点物资。

之前有一个特别忙的站点,到了4点半,岗亭前还排着很长的队伍。大家还要核酸,不做就不走。但采样员延长工时,第三方检测公司是不会额外付钱的。居民把采样员堵在岗亭不让出来,最后采样员报警了。

我后来想了个招,找居委会要了个喇叭,让队伍的最后一个人帮我举着,喊不要再排队了,要到点了,我们要下班了。

另外,做常态化检测的和做样本转运的是两家公司。有次我们送样本的时候,到了那儿,中转站的人已经下班了,后面不知道怎么解决的。

不知道是公司的问题,还是我们的主管没有传达上去,或者站点太多顾不过来,我们每天都为了物资的事情翻来覆去地折腾。我们在群里反映问题,也没人回复,只能自己协调,跟别的站点调换物资。

第三方检测公司的人从来没有来检查过,也没有进行上岗培训。很多现实里碰到的问题,都需要一个个在群里问,他们没有规范过流程。比如说,亭子怎么使用,消杀怎么做,人多的时候怎么安排,出检测报告的时间等等。

5月29号,我跟HR对工薪。HR说5月9号入职那一批才有补助,但她之前跟我说有补贴的时间是5月14号,那时候我即将入职,我也有截图给她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争取权益,惹主管不高兴了,在这中间我的主管就通知我,明天不用来了。我还没回复,她就把我踢出了群。




兼职扫码员赵琦

自学上岗


我本职工作是做吊装行业的。4月1号停工后,上海的所有订单都停摆了。工地、工厂、政府工程,都停下来了。这期间我们一点收入都没有。我买的吊车25吨重,每台总价80多万,每个月需要还1万6的贷款。好在有针对上海这边的还贷政策,4月底我们可以申请延期还款,等疫情恢复后再交。
我在这个行业9年。从自己干到开了公司,现在手下有6个驾驶员。疫情封在家里期间,我每天给他们发100块的生活费。后来待了一个月,他们也受不了了,家里有老人小孩,需要赚钱养家。6个人走了4个,还剩下的2个是我的亲戚。
对我来说,这份工作能提供一点疫情期间的收入。比起送外卖或者小时工,兼职扫码稍微轻松一点、干净一点。
最开始,我是在新桥镇的官方公众号上看到的招聘。上面写着“因为核酸常态化,需要招聘采样员和辅助扫码员”。下面跟着的联系微信名是“上海捷诺”,所以我们一直以为是入职的上海捷诺(公司)。

5月19号,我正式开始工作,帮忙扫码,每隔一小时往中转站送一次样。一般每个站点配2个人,一个专门在岗亭里面给居民采样,一个负责扫码和送样。采样员之前在镇上的卫生健康委员会接受过培训,也拿到了培训证书。

但是我们扫码的没有任何培训。我自己在抖音上面找了一些怎么穿防护服的视频,还有扫码、中转的视频。入职的(员工)有一个微信群,之前有在别的公司做过扫码员的,会把别的公司的培训视频流程发到群里,我们也跟着看看,相当于自学了整个操作规范。

我们每天需要到中转站取物资,一般第一次送样的时候就顺便带回来第二天的标配物资。

标配一般是一次性试纸、一次性手套、鞋套、口罩、防护服还有75%酒精消毒液。

物资经常会有需求和实发不匹配的情况。比如手套,和采样员报上去的尺码不配套,不是大了就是小了,很混乱。正规的第三方检测公司,会根据采样员的实际情况配发,你报上去L号,就发L号手套。采样员给人家做核酸,咽拭子,手套大得往下退,会碰到居民的嘴,人家会投诉的。

还有我们送样的,没有配备专业的密封箱,我们一般都是骑个电动车,用密封袋把样本装上放车篓里送过去,还要穿着防护服在大街上骑车,之前也有居民打12345投诉过。

我们送样到中转站后,有时候还会出现衔接不上的情况。

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就碰见过这种问题。当天中午12点,我准时把上午最后一批样本送到中转站,但是中转站已经关门了,转运人员下班了。我在微信群里联系招我进来的捷诺的人,她打电话让人拿钥匙开门,先把样本放进去,等下午再转运到检测中心。这个是不标准的,样本送检超过一定时间的话,检测效果会受影响。

扫码员的工作没什么技术含量,谁都可以做。我们用一个app扫居民的随申码,显示绿码就能做。保供人员(一般指外卖员、电商配送者等)是不能在我们这里做检测的,他们需要到指定的医院做单管单测,常态化检测点针对的是普通居民。

我还算是挺负责任的。之前有保供人员来我们站点做检测,跟我闹,我说你闹也没用,这是有规定的。保供人员流动性很大,如果和居民一起做核酸检测,是有风险的,我感觉我做扫码,也有一份责任在那里。

另外就是收集检测人员信息,用系统去录入身份证。一般会跟对方核对一下身份证号码后4位和姓名,以免出现误差。

5月19号工作之后的一周多,捷诺一直没有跟我们签合同,微信群里开始有人催促对接人,他们29号才通知我们签。一共签了两份,一份是和上海国权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签署的兼职合同,一份是和上海捷诺医学检验实验室签署的兼职承诺书。

我签完的第二天晚上就离职了,最直接的原因是担心风险。一旦出现问题都是员工来承担责任。我们直接接触人群,感染的风险性很大。另外,在运输样本的途中,如果骑电动车出现交通事故,也不知道找谁负责。

6月初一个其他站点的人骑着电瓶车去中转站送样,被拉样品的车撞到了,一辆货拉拉的车。平时这辆车转运居民样本到检测机构,幸亏没有人受伤。

但万一真出了事故,感觉会很麻烦。在中转站开货车转运的人也不属于捷诺,属于另一家公司。我们虽然给捷诺干活,但签署的是兼职协议,甲方是上海国权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商业保险。(注:兼职协议上有关保险的内容:劳保福利包含在甲方支付乙方的劳动报酬里面。甲方不负责担任乙方的任何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险及公积金费用。)

到现在我们这个(吊装)行业也没恢复正常。前几天昆山那边有活儿,还有苏州,但是我们行程码带星号,他们那边不接收。上海这边的工厂为了防控,大型机械暂时还进不去。

我在想是不是要离开上海,回老家做点别的生意。或者把吊车开出上海,在别的城市找找活儿。


编辑:骆秉涵

0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