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地区1733例HIV筛查方法比较与阳性结果分析

作者:杨莉 刘腾飞 侯博超 黄颖 石紫轩 2022-06-01
作者单位:河北石家庄市第五医院检验科

杨莉,硕士研究生,主任技师,美国福克斯癌症中心访问学者, 石家庄市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近年来负责及参与国家、省、市级科研课题10余项,分别于2014年及2015年荣获河北省科学技术奖二等奖,发表SCI论文及国内核心期刊论文70余篇,授权专利2项,主编及参编论著3部。



【摘要】目的 分析石家庄地区2018-2020年1733例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抗体筛查有反应性样本的结果,为石家庄艾滋病防治工作提供科学依据。方法 收集2018-2020年石家庄市第五医院收到的1733例HIV初筛有反应性样本的基础资料;并对样本采用化学发光法及快速检测进行复检,任一复检试验有反应性的样本采用免疫印迹法进行确证。结果 化学发光法、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及快速检测这三种HIV初筛方法的确证阳性率有显著性差异,化学发光最低,快速检测最高。在石家庄地区省、市级医院及其他医院化学发光法的使用率为别为95.67%、95.02%、10.7%;化学发光法中进口试剂与国产试剂的确证阳性率(分别为37.86%、33.18%)无显著性差异(X2=155.57,P=0.111)。结论 石家庄地区的HIV初筛检测以化学发光法为主,主要在省、市级医院使用,且采用的试剂以进口为主,今后推广化学发光法时可推广国产试剂的使用。


【关键词】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筛查试验;免疫印迹法;流行病学调查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感染已经威胁全人类的健康,至2020年底,全世界现存活3770万患者[1],尽早的诊断和治疗对于延长HIV患者生存时间、提高患者生存质量、降低传播风险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2]。早在2007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就规定,所有卫生保健机构应对13至64岁的所有患者进行HIV感染筛查[3-4],HIV筛查在美国作为一种社会性筛检,涉及人群十分广泛。目前我国的HIV筛查主要通过自愿咨询检测和术前检查两种方式,部分感染者是到医疗机构就诊才被发现,存在检测覆盖面不够的问题[5],为了尽可能不遗漏HIV感染者,我国对HIV检测的准确性和灵敏性要求越来越高。


在我国HIV的诊断主要通过一组串联试验,即HIV抗体检测或HIV抗原抗体检测进行初筛和两次复检,再经过补充试验进行确证[6],由于没有指定唯一的检测试剂,各地HIV初筛机构根据实际情况,使用的检测试剂不完全相同。有研究显示,不同的检测试剂之间存在质量差异[7-9],在此本文对石家庄地区各医院的HIV初筛结果进行统计分析,对石家庄地区所用HIV初筛方法进行比较,评价国产试剂及进口试剂的筛查差异,为石家庄地区如何更好的进行HIV初筛,对HIV防控措施的调整提供科学依据。


一、材料与方法


1. 材料:(1)样本来源:收集2018年7月至2020年12月石家庄地区95家HIV初筛实验室HIV抗体初筛有反应性的1733份样本及临床资料,由石家庄市第五医院HIV确证实验室进行HIV确证试验,其中788份标本确证试验结果为阳性。(2)仪器与试剂:复检胶体硒法使用美艾利尔公司生产的Alere Determine HIV-1/2抗体诊断试剂,复检化学发光法采用美国雅培公司的HIV-1/2抗体检测的第四代试剂,确证试剂为Mikrogen GmbH德国麦克莱金公司生产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1+2)抗体确证试剂盒(条带免疫法)。复检仪器为美国雅培公司的ARCHITECT i2000SR全自动免疫化学发光分析系统,确证试验的仪器为新加坡MP生物医学亚太私人有限公司的AutoBlot System 20全自动蛋白印迹仪。


2. 方法:(1)HIV检测:按《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2015年修订版)的规定,所有初筛阳性样本送到石家庄市第五医院HIV确证实验室后,使用胶体金和化学发光法两种不同的检测方法进行复检,两次复检均呈阴性反应的样本判定为HIV抗体阴性;两次复检中任一次复检为有反应性的样本均进行确证试验。复检和确证试验过程严格按照试剂说明书进行操作,结果严格按照《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2015年修订版)要求并结合试剂盒说明书进行判定。(2)石家庄地区初筛实验室初筛方法的比较;(3)所有初筛样本按检测方法不同分为化学发光法、ELISA法及快速检测方法三大类,比较这三类检测方法之间确证试验阳性率的差异;并将化学发光法按照S/CO检测值分为1-5,5-100及>100三组,分析不同S/CO检测值确证试验阳性率的差异。(4)不同初筛方法在不同等级医院使用的比较:将所有初筛样本按送检单位不同分为省级医院、市级医院及其他医院(包括各县、区级医院及民营医院)三组,比较化学发光法、ELISA及快速检测在这三组送检单位中的使用差异。


3. 石家庄地区HIV初筛试剂来源的比较:对石家庄地区化学发光法、ELISA法及快速检测方法这三种HIV初筛方法所用试剂中进口试剂及国产试剂的使用率进行比较,并比较进口试剂与国产试剂确证试验阳性率。


4. 统计学分析:运用Excel 2010建立数据库,使用SPSS 22.0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数资料以率或构成比表示,采用X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筛查结果


1. 石家庄地区各种HIV初筛方法确证试验阳性率比较:1733份初筛阳性样本中,采用化学发光法、ELISA法和快速检测法的标本数分别为1147份、290份、296份。不同HIV初筛方法的确证试验阳性率差异有显著性(X2=148.04,P<0.001),由高到低分别为快速检测法(75.00%)、ELISA法(50.00%)、化学发光法(36.01%),见表1。



2. HIV初筛方法化学发光法检测值与确证试验阳性率的关系:共有1147份HIV初筛阳性标本采用化学发光法检测,根据S/CO检测值分为1-5,5-100,及>100三组,对这三组的确证试验阳性率进行比较,不同检测值的确证试验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121.34,P<0.001),S/CO检测值越高确证试验阳性率越高,见表2。



3. 不同HIV初筛方法在不同等级医院的使用频率的比较:对1733份HIV初筛标本的送检单位进行分析,按照省级单位、市级单位及其他单位(包括各区级、县级及民营医院)分为三组,省级医院及市级医院以化学发光法为主,使用比率分别为95.67%,95.02%,而在其他医院中以ELISA法及快速检测法为主,使用比率分别为40.47%及48.83%,见表3。



4. 石家庄地区HIV初筛试剂的确证试验阳性率比较:石家庄地区1733份初筛阳性标本中,化学发光法以进口试剂为主,ELISA法及快速检测法基本以国产试剂为主,见表4。化学发光法中进口试剂与国产试剂的的确证试验阳性率无显著性差异(X2=155.57,P=0.111),见表5。



三、讨论与分析


2017年我国将“三个90%”列入《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的工作目标,即90%的HIV感染者经诊断发现并知晓自身感染状况、90%已发现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90%接受治疗的感染者达到病毒抑制,检测是获知感染状态的唯一途径,所以及时发现感染者,及时开展抗病毒治疗可以有效控制艾滋病传播[10]。近年,随国内HIV患者增多,艾滋病检测工作量逐渐加大,许多医疗卫生机构将HIV抗体筛查纳入常规检测项目,各地的HIV检测机构也逐渐增多,这一方面使越来越多的HIV感染者能够得到及时的诊断;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允许使用的HIV检测试剂有很多,各个HIV检测机构使用的检测方法和试剂种类也不完全相同。不同的HIV检测试剂之间灵敏度及特异性的差异有多大,哪种方法及试剂更有利于HIV的初筛检测,是HIV检测机构选择试剂时着重考虑和注意的方面。石家庄地区初筛方法及试剂的使用情况,这方面的研究较少,本研究对石家庄地区1733例初筛样本的方法及试剂情况进行统计,为石家庄地区HIV的防控提供理论依据。


HIV抗体检测由于具有技术成熟、操作自动化程度高、特异性和敏感性均较高等优点,被广泛应用于全国各地区的HIV检测工作中。HIV抗体检测的主要方法有ELISA法、化学发光法和快速检测法,本研究结果显示,石家庄地区1733例初筛阳性样本中,采用化学发光法检测有1147例,ELISA及快速检测法分别为290例及296例,可见在石家庄地区化学发光法已经成为主要的初筛检测技术。对这三种检测技术进行确证试验结果统计发现,三种初筛方法中快速检测法的确证试验阳性率最高,ELISA次之,化学发光法最低,这与刘建礼[11]的结果一致。


为什么化学发光法的确证试验阳性率较低?本研究对化学发光法初筛阳性的样本根据S/CO检测值分为三组,对确证试验阳性率进行比较,发现随S/CO检测值增高,确证试验阳性率亦逐渐增高。在S/CO值>100时,确证试验阳性率达到88.49%,而S/CO值小于5时,确证试验阳性率仅1.12%,几乎都是假阳性,这是由于化学发光法灵敏度较高[12],当患者血清内含有的抗体浓度比较低时,甚至体内还未产生抗体只有抗原时,即可被初筛检测为阳性,如雅培四代试剂既能检测抗体又能检测抗原,而由于抗体浓度过低则确证试验为阴性,当然还有一类原因是脂血、溶血等状态不佳的样本较多,导致检测数值升高[13],假阳性患者增多,从另一方面说明化学发光法具有较高的灵敏度,总之化学发光法虽然确证试验阳性率低,但是在初筛中使用此技术更有利于减少HIV的漏诊,促进HIV的防控。


本研究对三类初筛方法在石家庄地区应用的医院进行统计,可以发现在石家庄地区,省级及市级医院送检初筛阳性标本分别为693例和442例,化学发光法使用率分别为95.67%,95.02%,由此可见省、市级医院在石家庄地区病例发现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且以化学发光法为主要检测技术,而在其他医院中化学发光法只有10.7%,ELISA和快速检测方法应用较广泛。


在石家庄地区化学发光法是主要采用的检测技术,在采用的仪器厂家中,三种初筛方法中,快速检测技术及ELISA主要采用国产试剂,而在化学发光技术中则以进口试剂为主。本研究结果显示国产试剂的确证试验阳性率为33.18%,进口试剂的确证试验阳性率为37.85%,两者之间无显著差异,所以医疗机构在选择化学发光法厂家时可以考虑使用国内试剂厂家。


总之,本研究结果显示在石家庄地区的初筛技术中化学发光法为主要技术,且主要是省级医院及市级医院采用此技术;在石家庄地区所采用化学发光法的试剂厂家中,进口试剂的确证试验阳性率与国产试剂的确证试验阳性率无显著差异。


本研究的样本有一定的局限,数量也较少,所以今后还需进一步扩大病例数进行研究,为石家庄地区的HIV检测,HIV患者的发现提供更多的理论依据。


参考文献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艾滋病丙型肝炎学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2021年版)[J]. 中华内科杂志, 2021, 60(12): 1106-1127.

卢珍珍, 姜晨晨, 倪明健, 等. 中国艾滋病高效抗病毒治疗研究进展[J]. 中国公共卫生, 2020, 36(4): 639-642.

Branson B M, Handsfield H H, Lampe M A, et al. Revised recommendations for HIV testing of adults, adolescents, and pregnant women in health-care settings[J].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Recommendations and Reports, 2006, 55(14):1-CE-4.

Bert F, Gualano M R, Biancone P, et al. Cost-effectiveness of HIV screening in high-income countries: A systematic review[J]. Health policy,2018,122(5): 533-547.

王研, 徐鹏, 周郁.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面临的问题及解决思路[J].中国公共卫生管理, 2016, 32(1):17-19+23.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2015年修订版)[J].中国病毒病杂志, 2016, 6(6):401-427.

徐彩姝. 不同免疫检验在抗HIV检测中的结果对比[J].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20, 14(6): 65-66.

王建利, 张亚兰, 汪建军, 等.四种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检测试剂的比较[J].山西医药杂志, 2017, 46(13):1626-1627.

Evian C. HIV epidemiology and trends in a large national manufacturing company in South Africa, 2001–2006[J]. Afr J AIDS Res, 2008, 7(3): 305-310.

贺淑芳, 王娟, 卢红艳. 2011—2019年北京市HIV抗体检测及病例发现情况分析[J].首都公共卫生, 2021, 15(2): 82-85.

刘建礼, 肖利力, 王瑾, 等. HIV抗体初筛阳性结果与确证试验结果比较[J]. 中国公共卫生, 2019, 35(7): 851-853.

王雨涵, 王洁, 周炜鑫, 等. 化学发光微粒子免疫分析检测HIV抗体的高灵敏度及低值阳性结果分析与处理[J]. 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 2019, 33(07): 845-848.

王强, 王东生, 卢小岚, 等. 三种方法在不同状态低值血清HIV Ag/Ab筛查中的效果评价[J]. 中国热带医学, 2017, 17(5): 460-463.





0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