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健康指数与卫生经济学价值

作者:贝克曼库尔特商贸(中国)有限公司 供稿 2022-07-26

前列腺癌是男性人群中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2020年中国前列腺癌年龄标化发病率为10.2例/10万人,新发病例数11.54万例,占全球总病例数(141.42万例)的8.16%;2020年,前列腺癌位于中国男性恶性肿瘤发病率的第六位,仅次于肺癌、消化道肿瘤[1]。


图1. 2020年中国及全球男性癌症发病率[1]


在中国,前列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有逐年上升趋势,2000-2014年,中国前列腺癌发病率统计结果表明,根据肿瘤登记地区前列腺癌年龄标化发病率由2000年的3.9例/10万人增加至2014年的10.65例/10万人[2]。前列腺癌的死亡率也随年龄的增加呈现上升的趋势。2017年,前列腺癌在15-64岁年龄段人群中的死亡率较低,但从65岁开始明显升高,而80岁以上年龄段死亡率较其他年龄段显著增加,为172.62人/10万人(图2)[3]。因此,重视前列腺癌高危人群早期筛查,是早期防治前列腺癌的重要措施。同时,其筛查检测技术要兼顾适宜、实用和经济实惠与可负担性,做到守护人民健康,惠及广大百姓。


图2. 1990年与2017年中国不同年龄组前列腺癌死亡率变化[3]


1. 新的前列腺癌筛查标志物与模型:近年来,PSA同源异构体2(p2PSA)及其衍生物,以及前列腺健康指数(phi)等评价指标逐渐受到关注。大量研究结果表明,p2PSA与前列腺癌和高分级前列腺癌相关,特别是对于tPSA为4~10ng/ml的人群。


在一项欧洲多中心研究结果显示,在有前列腺癌家族史的患者中,使用phi指标进行筛查的AUC为0.733,这明显优于tPSA(AUC:0.549)、fPSA(AUC:0.489)和%fPSA(AUC:0.600)[4]。在一项中国2013-2016年的研究结果显示,在tPSA<2ng/ml的患者中,使用phi指标进行前列腺癌筛查的AUC为0.771,高于tPSA的0.627[4]。使用phi指标进行前列腺癌筛查能减少非必要的前列腺活检数(图3)[5]。


图3. 使用phi进行前列腺癌筛查流程


在所有进行前列腺癌筛查的人群中,使用phi指标进行筛查能降低21.7%-50.2%的非必要前列腺活检。在tPSA 2-10ng/ml的人群中,使用phi指标进行筛查能降低28.5%-60.4%的非必要前列腺活检(表1)[5]。


表1. 中国和美国tPSA、phi和前列腺活检费用对比[5, 6]


2. 使用phi指标进行前列腺癌筛查的经济价值:患者的长期筛查费用低,使用Markov模型进行计算,在经过了25个筛查周期后,相较于单独使用tPSA指标,使用tPSA+phi指标的筛查方式能为每位患者共节省约343-4,562美元(见表2)[5, 6]。


表2. 使用tPSA和tPSA+phi指标进行筛查费用对比[5, 6]


使用phi指标进行筛查的成本效益高,根据一项中国的卫生经济学研究显示,以使用tPSA指标的筛查方式为基准,使用phi指标的筛查方式在所有队列人群中的增量成本效果比(ICER)为189-8,203美元/QALY,考虑医疗保险报销后为229-7,647美元/QALY。在tPSA 2-10ng/ml人群中,使用phi进行筛查的ICER为2,508-2,247美元/QALY,考虑医疗保险报销后为1,821-2,383美元/QALY。根据中国政府及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每QALY的最大支付意愿为7,760-23,279美元,使用phi指标进行筛查较tPSA指标在前列腺癌筛查上具有成本效益优势[7]。使用Markov模型进行计算后,使用tPSA+phi指标的筛查方式的ICER为13,056.56美元/QALY。根据最大支付意愿为138,649美元/QALY,使用tPSA+phi进行筛查较tPSA单独指标在前列腺癌筛查上具有成本效益优势。


在一项美国的研究中显示,使用Markov模型进行计算后,使用tPSA+phi指标的筛查方式的ICER分别为1,099美元/QALY(tPSA参考值为2ng/ml)和1,140美元/QALY(tPSA参考值为4ng/ml)。根据最大支付意愿为150,000美元/QALY,使用tPSA+phi进行筛查具有74%-86%的成本效益[8]。


3. 增量成本效果比(Incremental Cost-Effectiveness Ratio):它表示增加一单位的效果所增加的成本。效果通常采用质量调整生命年(QALYs)为指标。按照WHO的规定,当ICER<1倍人均GDP时,表示增加的成本完全值得;当1倍人均GDP<ICER<3倍人均GDP时,增加的成本可以接受;当ICER>3倍人均GDP时,增加的成本不值得。


参考文献


Observatory GC. GLOBOCAN 2020, Estimated age-standardized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rates (World) in 2020, males, all ages. 2020 [cited 2020 Jan 16, 2020].

顾秀瑛. 2000—2014年中国肿瘤登记地区前列腺癌发病趋势及年龄变化分析.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 6(52): p. 586-592.

邓通. 1990年与2017年中国前列腺癌疾病负担分析. 医学新知, 2020. 30(4): p. 252-259.

Lazzeri M, et al.Clinical performance of serum 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 isoform [2] proPSA (p2PSA)and its derivatives,% p2PSA and the prostate health index (PHI), in men with a family history of prostate cancer: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re E uropean study, the PROMEtheuS project. BJU international, 2013.112(3): p. 313-321.

Da Huang XY, et al. Cost-effectiveness analysis of prostate health index in decision making for initial prostate biopsy. Front Oncol, 2020. 10.

Nichol MB, et al. Cost effectiveness of prostate health index for prostate cancer detection. BJU international, 2012. 110(3): p. 353-362.

Teoh JYC, et al.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prostate health index for prostate cancer detection in Chinese men. Prostate Cancer and Prostatic Diseases, 2020. 23(4): p. 615-621.

Nichol MB, et al.Cost-effectiveness of prostate health index from a managed care payer perspective. Med Res Ar, 2015. 2(12).


0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