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标志物检测助力肺癌诊疗管理

作者:张晓彤 2021-12-16

肺癌已成为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之首,分别占比19.59%和24.87%。面对居高不下的发病率与死亡率,早诊早治成了改善肺癌患者整体预后的关键。肺癌血清肿瘤标志物检测为鉴别诊断、治疗监测与跟踪随访提供了重要辅助手段,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肿瘤标志物(tumor markers,TMs)是一类在肿瘤发生、发展过程中,由肿瘤细胞所产生和分泌并释放到血液、体液、组织中反映肿瘤存在和生长的一类物质。肿瘤标志物在肺癌诊断和治疗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虽然目前多数肿瘤标志物尚不能用于肺癌的筛查和早期诊断,但能够帮助对肿瘤的病理类型及疾病广泛程度的判断,特别是在治疗效果和预后评估上有重要意义。本文对目前应用于临床的6种血清肿瘤标志物进行简要的概述,包括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euron-specific enolase, NSE)、胃泌素释放肽前体(pro-gastrin-releasing peptide, ProGRP)、细胞角蛋白19片段(CYFRA 21-1)、组织多肽抗原(Tissue Polypeptide Antigen, TPA)、鳞状细胞癌相关抗原(squamous cell carcinoma related antigen, SCC-Ag)和癌胚抗原(carcinoembryonic antign, CEA)。


1. 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SE)

NSE是神经源性细胞分泌的一种蛋白酶,在神经内分泌肿瘤中明显升高。Carney等[1]报道,在94例新诊断的小细胞肺癌(SCLC)中血清NSE水平有升高,占所有患者的69%,其中39%为局限期SCLC,87%为广泛期SCLC。随后一些研究[2,3]认为NSE对SCLC的诊断敏感性达64%-74.5%,主要对广泛期患者有较好的诊断作用。Shibayama等[4]研究显示27例血清NSE水平升高的SCLC患者和47例水平正常的SCLC患者在接受化疗后的客观完全缓解率分别为18.5%和61.7%,提示血清NSE浓度对治疗效果和预后有预测作用。NSE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诊断的敏感性较低,仅有10%-20%的NSCLC患者血清NSE浓度升高。Ferrigno等[5]测定了448例NSCLC患者的NSE水平,其中32%患者有NSE浓度升高,多变量分析发现NSE的升高与NSCLC患者的生存期呈现负相关,可作为NSCLC患者生存期的独立预测因子。但YAN等[6]对包括2389例患者的8个研究进行的荟萃分析显示,血清NSE水平对NSCLC预后无预测意义(HR1.17;95%CI 0.95-1.44)。


2. 胃泌素释放肽前体(ProGRP)

ProGRP是由胃肠道分泌的一种促胃泌素释放肽(GRP)前体,可存在于胎儿肺的神经内分泌细胞内,在神经内分泌肿瘤中明显升高。ProGRP在SCLC中的水平明显高于NSCLC及肺部良性病变。但在肾功能不全患者中ProGRP水平会有假性升高。ProGRP对SCLC诊断的敏感性在47%-86%之间[7,8]。与NSE相比,ProGRP对于SCLC诊断的敏感性更高。Takada等[8]对101例SCLC、111例NSCLC和114例肺部良性疾病同时检测ProGRP和NSE,两者对SCLC的敏感性分别为72.3%和62.4%。另一研究[9]也显示ProGRP对SCLC的诊断敏感性为64.9%,高于NSE的43.0%,特别是对局限期SCLC的敏感性ProGRP明显高于NSE(56.5%vs.20.3%)。Stieber等[10]研究显示,ProGRP和NSE的敏感性无明显差异,但联合检测ProGRP和NSE,可使敏感性提高20%。Wojcik等[11]评价了ProGRP、NSE、CYFRA211和LDH四种肿瘤标志物对监测局限期SCLC患者疗效的作用,结果显示ProGRP水平的变化对疗效的预测优于NSE。一项包括中国和欧洲6个中心的多中心研究评价了SCLC患者ProGRP水平与SCLC疗效和预后的相关性。该研究入组215例患者,以60岁及以上一线治疗的男性患者为主,且中晚期治疗患者超过90%,80%以上均有吸烟史。结果显示,82%的患者治疗前ProGRP基础水平高于100ng/ml,其ProGRP下降水平和治疗效果具有明显的相关性,可用于提示治疗的效果。此外,研究还发现,第一周期化疗后,ProGRP变化水平与两个周期后常规CT检查水平明显相关,且对CT疗效存在提示作用。如患者第一周期末ProGRP水平较肺癌已成为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之首,分别占比19.59%和24.87%。面对居高不下的发病率与死亡率,早诊早治成了改善肺癌患者整体预后的关键。肺癌血清肿瘤标志物检测为鉴别诊断、治疗监测与跟踪随访提供了重要辅助手段,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肿瘤标志物(tumor markers,TMs)是一类在肿瘤发生、发展过程中,由肿瘤细胞所产生和分泌并释放到血液、体液、组织中反映肿瘤存在和生长的一类物质。肿瘤标志物在肺癌诊断和治疗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虽然目前多数肿瘤标志物尚不能用于肺癌的筛查和早期诊断,但能够帮助对肿瘤的病理类型及疾病广泛程度的判断,特别是在治疗效果和预后评估上有重要意义。本文对目前应用于临床的6种血清肿瘤标志物进行简要的概述,包括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euron-specific enolase, NSE)、胃泌素释放肽前体(pro-gastrin-releasing peptide, ProGRP)、细胞角蛋白19片段(CYFRA 21-1)、组织多肽抗原(Tissue Polypeptide Antigen, TPA)、鳞状细胞癌相关抗原(squamous cell carcinoma related antigen, SCC-Ag)和癌胚抗原(carcinoembryonic antign, CEA)。


1. 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SE)

NSE是神经源性细胞分泌的一种蛋白酶,在神经内分泌肿瘤中明显升高。Carney等[1]报道,在94例新诊断的小细胞肺癌(SCLC)中血清NSE水平有升高,占所有患者的69%,其中39%为局限期SCLC,87%为广泛期SCLC。随后一些研究[2,3]认为NSE对SCLC的诊断敏感性达64%-74.5%,主要对广泛期患者有较好的诊断作用。Shibayama等[4]研究显示27例血清NSE水平升高的SCLC患者和47例水平正常的SCLC患者在接受化疗后的客观完全缓解率分别为18.5%和61.7%,提示血清NSE浓度对治疗效果和预后有预测作用。NSE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诊断的敏感性较低,仅有10%-20%的NSCLC患者血清NSE浓度升高。Ferrigno等[5]测定了448例NSCLC患者的NSE水平,其中32%患者有NSE浓度升高,多变量分析发现NSE的升高与NSCLC患者的生存期呈现负相关,可作为NSCLC患者生存期的独立预测因子。但YAN等[6]对包括2389例患者的8个研究进行的荟萃分析显示,血清NSE水平对NSCLC预后无预测意义(HR1.17;95%CI 0.95-1.44)。


2. 胃泌素释放肽前体(ProGRP)

ProGRP是由胃肠道分泌的一种促胃泌素释放肽(GRP)前体,可存在于胎儿肺的神经内分泌细胞内,在神经内分泌肿瘤中明显升高。ProGRP在SCLC中的水平明显高于NSCLC及肺部良性病变。但在肾功能不全患者中ProGRP水平会有假性升高。ProGRP对SCLC诊断的敏感性在47%-86%之间[7,8]。与NSE相比,ProGRP对于SCLC诊断的敏感性更高。Takada等[8]对101例SCLC、111例NSCLC和114例肺部良性疾病同时检测ProGRP和NSE,两者对SCLC的敏感性分别为72.3%和62.4%。另一研究[9]也显示ProGRP对SCLC的诊断敏感性为64.9%,高于NSE的43.0%,特别是对局限期SCLC的敏感性ProGRP明显高于NSE(56.5%vs.20.3%)。Stieber等[10]研究显示,ProGRP和NSE的敏感性无明显差异,但联合检测ProGRP和NSE,可使敏感性提高20%。Wojcik等[11]评价了ProGRP、NSE、CYFRA211和LDH四种肿瘤标志物对监测局限期SCLC患者疗效的作用,结果显示ProGRP水平的变化对疗效的预测优于NSE。一项包括中国和欧洲6个中心的多中心研究评价了SCLC患者ProGRP水平与SCLC疗效和预后的相关性。该研究入组215例患者,以60岁及以上一线治疗的男性患者为主,且中晚期治疗患者超过90%,80%以上均有吸烟史。结果显示,82%的患者治疗前ProGRP基础水平高于100ng/ml,其ProGRP下降水平和治疗效果具有明显的相关性,可用于提示治疗的效果。此外,研究还发现,第一周期化疗后,ProGRP变化水平与两个周期后常规CT检查水平明显相关,且对CT疗效存在提示作用。如患者第一周期末ProGRP水平较


0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