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儿童不明原因重型肝炎」,我国权威肝病专家的初步共识

作者:谭友文   2022-05-06

昨天肝病华夏联盟邀请国内部分著名肝病专家对儿童不明原因重型肝炎举行专题交流,笔者全程参加,简单总结专家意见。

庄辉院士截止到2022-5-3,全球已经有20个国家发生了228例儿童不明原因重型肝炎


病因不明儿童急性重型肝炎特点

01 以

02 发病高峰期为今年3~4月

03 重型肝炎,AST或ALT大于500 U/L,肝移植率约9%

04 病例呈散发,无聚集性,可能传染性不强

05 在多国发生,除英国145例、意大利17例、西班牙和以色列各12例和美国26例外,多为个别病例(多为1~3例)

06 在同一国家不同地区发生,病例间无流行病学关联,仅2例有密切接触史

07 无疫区旅行史,无特殊毒物、药品、食品和饮水等暴露史

08 大部分患儿无新冠疫苗接种史,英格兰入院时检测新冠病毒阳性22.2%(10/45)


腺病毒感染可能是本次病因不明儿童急性重型肝炎发病的原因

腺病毒感染可能是本次病因不明儿童急重型肝炎发病的原因

支持的证据

不支持证据

1.患儿腺病毒感染率高,45%~77%

1.美国只调查腺病毒阳性病例(9/9)

2.肝移植患儿血中腺病毒DNA水平较非肝移者高12倍

2.可能高估

3.11份腺病毒毒株分型均为41亚型

3.尚无肝组织学检查、免疫组化、免疫电镜和基因组序列分析结果

4.动物实验感染腺病毒后发生重型肝炎

4.约30%病例腺病毒阴性,但检测到其他病毒感染

5.该病发病与腺病毒感染年龄高峰一致




庄辉院士建议

粪口传播是最可能的传播途径,特别是幼儿,特别是关系到腺病毒41型,至今病因和传播途径证据较少,应采取良好的一般性卫生措施,注意手的卫生和呼吸道卫生(勤洗手、戴口罩、讲卫生)。


袁正宏教授不明原因急性肝炎(acute hepatitis of unknown cause)是2019年公布的感染病学名词,出自《感染病学名词》第一版

• 定义:病因不明确的急性肝炎。目前已知的甲、乙、丙、丁、戊型肝炎病毒感染标志物检测结果均阴性。

• 病因:EB病毒感染、巨细胞感染等也可能导致肝炎,而微小病毒B19等感染所致肝炎,以往也都会归为“不明原因肝炎”之列;占所有肝损害病例的5%~10%,病理学未发现原因为25%左右。

并从腺病毒相关变异,新冠病毒、免疫因素及其他因素对致病因素进行了分析。并进一步展望需要做的研究工作。


贾继东教授讲授了“腺病毒感染与原因不明急性重症肝炎”,充分分析腺病毒的致病性与肝脏损伤的报道

贾教授总结并建议:

01 至今这些儿童急性重症肝炎的确切病因尚未阐明,假说主要围绕AdV感染。

02 可能是新变异株产生的新表现,或已有毒株在对其无免疫力(由于社交隔离减少了日常暴露)的幼儿产生了更严重的表现。

03 与COVID-19的关系也需进一步排除,但与COVID-19疫苗无关。

04 对有呕吐、腹泻、腹痛及黄疸等消化道症状的儿童,要特别关注肝功能试验,包括ALT、AST、胆红素、血小板及凝血酶原时间

05 对急性肝损害儿童,要及时排除甲-戊型肝炎,并寻找非嗜肝病毒感染的证据,包括AdV、CMV、EBV、HSV等抗体及核酸检测。同时,检测患儿的体液免疫(IgA,IgG,IgM)及细胞免疫(CD4,CD8淋巴细胞)指标。

06 对原因不明急性重症肝炎患儿,要询问有关流行病学史,包括新冠疫苗接种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史、饮食、饮水、环境,以及和类似病例接触史。

07 对原因不明急性重症肝炎的患儿,留取并妥善保存血液(血清及EDTA抗凝全血)、鼻咽拭子及粪便样本,供未来寻找病因之用。

08 对于上述病例,应及时报告当地疾病控制和卫生行政部门。


最后何金林教授、窦晓光教授、谢青教授,牛俊奇教授、任红教授等对会议进行了点评并总结,认为:

  1. 命名问题,儿童不明原因急性重型肝炎,名字仍需要不断规范,严重儿童不明原因肝炎可能更适合,非我国的重症肝炎。

  2. 病情发展非我国的重症肝炎,黄疸普遍不高,而凝血指标严重,肝功能以AST升高为主

  3. 病例散发,无聚集性案例,传染性不强

  4. 粪口传播是最可能的传播途径,特别是幼儿。做好勤洗手、戴口罩、讲卫生可以有效阻断该疾病传播

  5. 总体发病案例少,受新冠病毒影响,有过度关注嫌疑。


编辑:骆秉涵

0评论